•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得了周末不加班恐惧症。习惯了中午起床在麦克叔叔家吃午餐然后就去公司画图画到大晚上然后回家倒头就睡。一旦把这种习惯 切断,我忽然就觉得世界变得充满了恐惧感。无所适从的空洞,把所有的愉悦情绪都打发了。

    这时候我会想。周末是不是要看看JS?是不是要多读书?还是一直一直一直一直发着呆把这漫长的两天混过去呢。

    师父说他用了五年时间才开始有了生活。

    他说。生活是生活。工作是工作。

    但是我的生活在哪里?

    我的生活就是工作、项目、定稿邮件、攒调休、过年关。

    不按时吃饭定时胃痛成了每天的必修课。

    然后就是每天期盼周末可以赖床赖到死。

    我预想中的生活。应该不是这样的吧。

    然而我终于也失去做梦的权力了。

    因为现实太近,梦想太远。

    而自己,太累。

  • 现在不敢跟妈妈打电话。因为拿起电话我就想哭。

    记得有一次在学校里特别难受,刚跟我妈说了一句话就开始蹲在路上哭。把我妈吓坏了。于是我再也不敢在难过的时候找她了。

    她是个很容易担心很容易忧虑的女人。她正在走出那段日渐瘦削的痛苦日子。虽然她很乐观,但还是让她再少一点痛苦吧。

  • 转圜。 - [断诗寻常]

    2009-12-10

    今天起接了个儿童的项目。心里直发笑说像我这么龌龊的人从哪里找出来一点的童心来给孩子们做产品呢。这是最好笑最好笑的笑话。可是我笑不出来。

    校内现在代替饭否成了我吐槽的地方。在豆瓣里装神经质装文艺女青年儿再也不够用于是我又回到了这里。其实无论什么地方都是一样,无论面对什么人群都是如此,有些话不能说,有些话不能对某些人说,有些话说再多也没什么用。

    做项目做的最枯竭的时候,楼下收发室mm发消息给我说我的明信片儿到了。

    我屁颠屁颠跑...
  • 悶。 - [断诗寻常]

    2009-12-08

    我决定这周开始把不加班变成一种好习惯。可能这次来更多的觉得上班、把项目做好、忠诚并不是一种义务。这些东西应该只是单纯的属于我的青春、属于团队。因为可能太多时候我们之间只是一厢情愿的劳务关系。这样一想,真的,很多事情都可以释然了。做个人,何必把自己弄那么累。

    也许我还是个怀揣着伟大理想的人。可能说我喜欢做这种改变亿万人生活的工作。众人山呼的感觉能带给我十足的快感,可是我没有必要为这肤浅的快感活活把小半辈子给糟蹋了。事情我会好好干。正如日子我会好好过。现在开始越来越多的为自己个儿打算,身体健康,少带点无谓的负面情绪。太拼命,换来的最多也就是句不错而已。实打实的慰藉,是一样都没有的。

  • 星座说。 - [断诗寻常]

    2009-11-30

    从来不觉得自己有多么摩羯座,也不觉得星座这些东西会有多么准多么宿命化。那些说摩羯的东西我觉得一点也不像我。可是CY有一天在路上和我说,真的,我觉得我们俩内心深处都特别特别摩羯。我很窘迫。可惜我看不透自己,可惜我也不知道在别人眼里我是个什么样子。

    至少。我很认真。尽管有时候真的有点懒惰什么都不想干,可是到最后我还是会把事情处理的很好。过程再焦虑也是一种享受。摩羯很作,摩羯爱苛求。我很折腾。但是仅仅是想要把一件事好好完成不留遗憾并且人人都觉得我做的不错。这样便很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