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下午托刘伟主持的关系和大宋一起去蹭着看了《风云决》的首映。SMG找了五个好男来助阵。巫迪文、钟凯、魏斌、毛方圆、张超。去之前我是一个都不认识....巫迪文和魏斌还听说过。不过摆在我面前还真认不出来。随身带着报社的采访证。进进出出极方便。

    他们五个进场的时候我就觉得魏斌好矮...而且可能是因为魏斌是武汉人,粉丝们第一个被安排进场,且坐在第一排。前一个阶段的记者时间其他好男的饭就只能在放映厅外面瞎叫。现在的小孩还真是不得了。很有活力啊。我果然是老了。自叹不如。这期间长日的几个女记者和主办方发生了一点冲突。主办方无奈之下给了媒体们休息室里10分钟的八卦时间。即便没亮出记者证,我也跟着进去了。戴着钢盔的保卫叔叔没拦着。里面灯火辉煌的。五男并排在沙发上就坐。电视台电台的在前边跪了一地。报社的女银们坐在后面。似乎脾气还是很大。我说她们好不容易逮着个写live不用down新闻的机会还摆啥谱捏。

    出来的时候所有的饭把前边的位置都占满了。我想找一个空位。身旁是毛方圆的女粉丝们还有那种巨亮闪闪的牌子。有个小女生还可怜地找我帮她把牌子举着...我很无奈。但是还是拿了一个“圆”字。大宋帮我拍了照。黑漆漆的。原来那种牌子后面还有一个门把手。用户体验做的很好啊,这样就可以一手举一个了。也不会累。我就是担心扫过的湖北卫视摄像机会“误伤”到我。我很低调的。

  • 从未有过这种冲动。想要回家。

    在历经了所有的善变背叛之后。

    什麽什麽。繁华。倥偬。苍茫。都比不过。

    牵爸爸的手踏过每一条熟悉不过的江边石板路。和妈妈去最爱的面馆过早。那些卫生的不卫生的小吃店。那些可爱的、陌生不陌生的面容来来往往。那些白色的云知名不知名的小生物在天空、在视野里,熙熙攘攘。

    逼仄的小窝。华灯初上。

  • 同刘二打电话打到手软。

    想通了很多事情。

    一直颓废下去也不是办法。

    自己太弱小就要努力让自己变强。世界不公平就要努力去改变。

    坐以待毙绝不是真正的我。 哪怕做不了小侠女,也不能让所有关心我的人失望。为了你们。我不会倒。

  • 其实下午的时候是强忍着不哭的。可是窗外不停不停地唱。陈升。

    这个男人。就是有这种催化剂一样的本领。一切一切就如这天气似的粘稠到不可收拾。

    有没有什么。是不要性感暧昧。

    是不是。我从未出现在你的蓝图里。

  • 毒药。 - [断诗寻常]

    2008-06-09

    轻触那个很久没亮的头像。这时候你突然说,还记得上次欧洲杯,我们还在一起,四年就这样过去了。

     真的是很轻飘的一句话。却重重地敲击在心里。

    四年前的那个小傻子在英格兰点球输掉以后坐在教室门口一直哭一直哭呢。

    没有什麽,可以抵挡地住时间。

    何况,人都是如此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