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犯抽地。跟几个老前辈以及传媒人聊天到半夜。

     现在是深深的绝望。越来越不清楚,将来的路要怎样走。哪怕是给我一个方向,让我去开拓去斩荆斫棘也好。

    我真的是,垮掉的一代。对自己,对朋友,对团队。

    很对不起chengying和猩猩。我辜负了你们。对不起那些叫我小侠女的孩子们,无论如何,我都不是、不再是一个勇敢的人。

    我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

    也请你们,别再对我抱有任何的期待。...
  • 现在真正是,近乎绝望的心境。放下手中写流动献血点的新闻稿。想哭到不行。

    和灾区的哀恸相比,我的难过,微乎其微。

    又变成一个没有希望的人了。最害怕,是辜负了太多人。现在这般穿小裙子的季节里,稠稠的恨意都生不起来。块状分布的忧伤,只是。

    忽闪忽闪地,散落在这里,那里。

    依然是抱怨事情太多,依然是抱怨无事可做。我像个傻逼透了的天生矛盾体。
  • 闭幕。 - [断诗寻常]

    2008-05-04

    要是能放永远不会停的假多好啊。

    要是让我再歇一天多好啊。

    要是你再多喜欢我一点多好啊。

    要是我不再那麽幼稚多好啊。

    要是事情少一点,自己勤快一点多好啊。

    要是所有的要是都可以实现那该是多麽美妙的睡前心愿。

     

    好吧,昨晚《功夫之王》归来,我着实被雷到了。未愈中。这个故事告诉我们要懂得听劝。

  • 静心。 - [断诗寻常]

    2008-04-20

    当山冈还是一个学生,他去拜访道空师父。

    为了要打动师父,他说:“没有头脑,没有身体,也没有佛。没有较好,也没有较坏。没有师父,也没有学生。没有给予,也没有接受。我们认为我们所看到和感觉到的都不是真实的。所有这些好像是存在的东西其实是不存在的。”

    道空一直静静地坐在那里抽他的烟斗,一句话都没说。突然间他拿起了一根棒子重重地敲了山冈一下。

    山冈很愤怒地跳了起来。

    道空说:“既然所有这些东西都不是真正存在,一切都是空,那么你的愤怒来自哪里?想想看。”

  • 枪林弹雨。 - [断诗寻常]

    2008-04-13

    一直对市丸银这个男人有残念。以及他的神枪。起因是在某测试里测出了和市丸的种种纠葛。况且这是在所有漫画中唯一一个(除了盲人大叔青虫以外)出现了166集却只睁过两次眼睛的男人。

    喜欢到不行。微阖的眼。迷人的狐狸笑。猜不透的过去。永远的缄默和缱绻。

    他说,如果你再抱紧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