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ll be fine.I am fine.

  • 昨晚打算入睡之前,忽然想起了这么一句。萧瑟的秋风,忽而就从未关严实的窗外,鱼贯而来。

    第三个一个人的中秋。

    中秋中秋,秋已过半,生命逐渐地在往尽处奔流。不懂为何前人就单单把这一日挑作团圆节了。每一月份里的这几日,月亮总是这样圆的。中秋流火,更显肃杀。除去团圆的气氛,对于我们来说,反倒徒添了更深露重的寂寞。

    勿抬头,怕见明月。勿低头,怕思故乡。

    萧瑟秋风今又是,换了人间。

  • Если жизнь тебя обманет,
    Не печалься, не сердись!
    В день уныния смирись:
    День веселья, верь, настанет.

    Сердце в будущем живет;
    Настоящее уныло:
    Все мгновенно, все пройдет;
    Что пройдет, то ...
  • 二三事。 - [断诗寻常]

    2008-09-09

    ·很久不写。因为近来的口头禅或者生活标榜是车到山前必有路。人变得达观了,就再也不能玩非主流的疼痛文学。

    ·读史让人通达明智。喜欢切肤的真实感。

    ·我要感谢。所有让我变乐天的人。职业陪聊HJS小盆友。七夕节理想玩伴外加神秘生活透露者李逾求兄。当然还有我家小胖。

    ·老松猩仔四喜在YY招新那天回来了。让人既雀跃又担忧的一次归来。好不容易下定的决心再一次变得吹弹可破(我知道作为知名博...
  • 一个阳光汹涌的下午。只花一个下午。读完了椴的新书。《开唐之教坊》。从椴公着笔之日起,就在清韵看到了教坊的连载,从宗令白东西市再到云韶,难得细心的转下来发到小屋里。却没有看。小椴的东西,永远要拥有着来看。也只有那些浓淡平仄的文字,才值得堪堪附着在印刷香氛厚重得犹如回忆的纸页里。

    有些失望的是书的质量。椴的第一本红色封皮的书。字体有偏激的美感。书最左的题字有点囧。然后很快的书页脱落了。还有缺角。很愤怒地去卓越留言。不过应该会再去买一本新的。在我努力要把椴家的书本凑齐的时候。

                ---------------------------------------------------------------------------

    教坊一篇,并不像初唐时候的历史那么惊心动魄。李世民杀兄弑父,杜伏威王世充, 王勃陈子昂,红拂女虬髯客,上至朝堂下涉草莽,所有的所有,仿佛不极尽震慑之力不罢不休似的。一口气读完,远没有复读《杯雪》来得那般感动以及哀恸了。平平常的故事,没有杀戮,没有伟大的爱恨情仇,没有生死契阔,没有长相奇丑的女人,没有骑骆驼的灰衣少年郎,没有木兰和男伶的相惜之爱,没有绾青丝朝向井水的惊情纵身,没有街边身怀绝技和深仇的小女孩,也没有博爱的铠甲男。

    只有一直不大喜欢的李建成的遗孤。只有稍显做作的华丽辞藻,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出或陶潜或屈子甚至滕王阁序的影子。还有古龙式的抒情方式。不再有早期大开大阖的打斗场面,而是散文式的零星心绪。几分惋惜。但终于又在过了许久之后,萌生了一股深深的惆怅。此时之椴犹彼时之椴也,异者,唯道。

                ----------------------------------------------------------------------------

    古来圣贤多寂寞。少不得志者寂寞,殇方仲永者寂寞,高处不胜寒者寂寞,爱恨两难全者寂寞。得也寂寞,失也寂寞,做拥因无所可再拥而寂寞,落落以欲者众难求而寂寞。文者言寂寞于诗,剑者斩寂寞于生死。

    寂寞常有,然得以悟开脱之道者鲜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