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红颜。 - [断诗寻常]

    2008-02-2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lotus-logs/15885915.html

    少小离家老大回,

    乡音无改鬓毛衰。
     
    儿童相见不相识,

    笑问客从何处来。

    下午接到远在HK特区的璐璐同学打来的吁长问短的电话。晚上犯抽样看那篇读一遍哭一场的《2006一起走到》。已经记不得怿在最后一次班会上唱那首歌的情境。但是可以想象的出。她对这首歌的情感和深刻。

    离家两年。明显感觉变化太多。无论是对家,对亲人,对朋友,对那座小城市的花花草草街街巷巷。太熟稔也太生疏。而今的每一日、每一秒,都只是消极地数日子。固执地把这一切责任推给成长。败给岁月。是不是有些牵强又或者,自作主张。

    偶尔的情不自禁。怀念起高中时候。把单纯做成美美的图画贴在教室的后墙上。满满一墙。都是炽热的梦想。那座靠海的美丽城市。无与伦比的飘扬而浪荡。明朗酒吧里的驻唱,在那些明朗的闲暇中熠熠。以及关于凤凰与花朵的古朴校歌。还有还有,那个最后。征服斯坦福桥和老特拉福德的幼稚理想。一切的一切,都那麽清澈。三味聊斋和守盼英格兰是每日必须的功课。那个时候的自己,还拥有足够的勇气对热爱侃侃而谈。一刻一句的笃定。

    想念的,是年轻些时候单纯的努力、友谊和梦想。那种不倦怠没有杂念的拼搏以及一味的想着未来美好的事。哪怕是在那个最接近的阳光的六层教室里的暗无天日。哪怕是从来不给双休日的混账理论。哪怕是,把读语文读本当作唯一的游戏。哪怕是,要翻译整整八页的《孔子世家》。哪怕是,没有一个人敢谈谈情说说爱。

    嘘。一觉醒来是宿醉和满手的烟香。是4:00pm。这是生活。在Youku上比较刘李两个版本的小龙女被侮辱镜头谁更艺术谁更黑色幽默。低级而无趣。忙碌成了不难过的借口。不与生人打交道。一般时候扮演沉默的一方。和你们,闹成一团。

    真真是。所谓红颜,红消成素颜。无奈轻叹一句,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hoho.没事也搞个玩玩。sof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