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枪林弹雨。 - [断诗寻常]

    2008-04-1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lotus-logs/18946038.html

    一直对市丸银这个男人有残念。以及他的神枪。起因是在某测试里测出了和市丸的种种纠葛。况且这是在所有漫画中唯一一个(除了盲人大叔青虫以外)出现了166集却只睁过两次眼睛的男人。

    喜欢到不行。微阖的眼。迷人的狐狸笑。猜不透的过去。永远的缄默和缱绻。

    他说,如果你再抱紧一点。

     

    这周的心情很是奇特。单纯的闷。动不动地发脾气。想要大喊大叫大哭大骂。或许是有太多的微妙的开阖起落。当真正沉静下来想要做学术女,物质心态又不动声色地从五脏六腑钻出来孜孜讨饶。当下定决心要结识谁忘记谁放弃什麽争取什麽,最终还是不了了之。无缘由地胡思乱想以及渴望什麽也别想。然后是不停地睡觉和打瞌睡。往Mplayer里填鸭似地塞歌然后一首一首地挑掉。看了数遍《破事儿》。信誓旦旦地说要再读《杯雪》。三级网络抱着必死的决心换来了必死的结果。不大喜也不大悲。我却终于担负不起这种沉默。

    发生的事情只是一件件地交叠着漂浮在我眼前。要做的事情总是被发呆取代继而被甩在手边。身体莫名地虚弱以及不听使唤。

    昨天(准确说来是前天)有一场特别的聚会。和太多牛掰的人呆久了猛不丁觉着自己也闪闪了不少。然则事事艰难。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都有自己的幸或者不幸。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