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金古黄梁温之后的椴。 - [声与画]

    2008-08-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lotus-logs/28240553.html

    一个阳光汹涌的下午。只花一个下午。读完了椴的新书。《开唐之教坊》。从椴公着笔之日起,就在清韵看到了教坊的连载,从宗令白东西市再到云韶,难得细心的转下来发到小屋里。却没有看。小椴的东西,永远要拥有着来看。也只有那些浓淡平仄的文字,才值得堪堪附着在印刷香氛厚重得犹如回忆的纸页里。

    有些失望的是书的质量。椴的第一本红色封皮的书。字体有偏激的美感。书最左的题字有点囧。然后很快的书页脱落了。还有缺角。很愤怒地去卓越留言。不过应该会再去买一本新的。在我努力要把椴家的书本凑齐的时候。

                ---------------------------------------------------------------------------

    教坊一篇,并不像初唐时候的历史那么惊心动魄。李世民杀兄弑父,杜伏威王世充, 王勃陈子昂,红拂女虬髯客,上至朝堂下涉草莽,所有的所有,仿佛不极尽震慑之力不罢不休似的。一口气读完,远没有复读《杯雪》来得那般感动以及哀恸了。平平常的故事,没有杀戮,没有伟大的爱恨情仇,没有生死契阔,没有长相奇丑的女人,没有骑骆驼的灰衣少年郎,没有木兰和男伶的相惜之爱,没有绾青丝朝向井水的惊情纵身,没有街边身怀绝技和深仇的小女孩,也没有博爱的铠甲男。

    只有一直不大喜欢的李建成的遗孤。只有稍显做作的华丽辞藻,甚至可以清晰地看出或陶潜或屈子甚至滕王阁序的影子。还有古龙式的抒情方式。不再有早期大开大阖的打斗场面,而是散文式的零星心绪。几分惋惜。但终于又在过了许久之后,萌生了一股深深的惆怅。此时之椴犹彼时之椴也,异者,唯道。

                ----------------------------------------------------------------------------

    古来圣贤多寂寞。少不得志者寂寞,殇方仲永者寂寞,高处不胜寒者寂寞,爱恨两难全者寂寞。得也寂寞,失也寂寞,做拥因无所可再拥而寂寞,落落以欲者众难求而寂寞。文者言寂寞于诗,剑者斩寂寞于生死。

    寂寞常有,然得以悟开脱之道者鲜也。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