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悶。 - [断诗寻常]

    2009-12-0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vilotus-logs/53211808.html

    我决定这周开始把不加班变成一种好习惯。可能这次来更多的觉得上班、把项目做好、忠诚并不是一种义务。这些东西应该只是单纯的属于我的青春、属于团队。因为可能太多时候我们之间只是一厢情愿的劳务关系。这样一想,真的,很多事情都可以释然了。做个人,何必把自己弄那么累。

    也许我还是个怀揣着伟大理想的人。可能说我喜欢做这种改变亿万人生活的工作。众人山呼的感觉能带给我十足的快感,可是我没有必要为这肤浅的快感活活把小半辈子给糟蹋了。事情我会好好干。正如日子我会好好过。现在开始越来越多的为自己个儿打算,身体健康,少带点无谓的负面情绪。太拼命,换来的最多也就是句不错而已。实打实的慰藉,是一样都没有的。

    ------------------------------------------------

    怀念在黄山山脚喝酒的那个晚上。一瓶黑方,我们没想到会喝完。不过这样喝酒真的很惬意。我喜欢和特定的人喝酒,不带任何的功利性,不带丝毫的目的性,想喝便去喝了。无论是半夜在潮州牛丸店里喝小二侃侃感情,在火锅店说我们以后要一起去旅行,在操场上对酒当歌,还是在那种安静的不行的小酒吧吟诗讲讲小笑话。都是好的。没有负担,可以说着说着话就大声的哭起来,可以毫不避忌,可以谁说需求说项目就罚酒,可以用京话西安话武汉话上海话骂脏字,可以把最真实的自己表现出来。

    我是的的确确喜欢喝酒的罢。因为那个时候我最真。最不累。最能感觉到我的身边还有许许多多的温暖和爱。最能感觉到我不是一个人。伤心的时候是绝不喝酒的。但是喝着喝着伤心起来也能被允许。

    但是总还是会有不乐意的酒局。身边的人不熟稔,带着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情绪,说的话题不对路,更有甚者,套用鲁迅先生的话说,然而我还不料,竟会凶残下劣到这地步。但是人要成熟起来就得面对这些不是。唯一的解药就是装神经大条。该忘的就忘吧,能混过去的就混过去吧。何必每天做出一副苦逼的样子。人家只是把你当个乐子,你自己也就把自己当个乐子算了。其实这样对谁都挺好的。

    再往开处想,咱还算是有点特长不是。

    ------------------------------------------------

    在黄山坐缆车的时候和leo谈了一些彼此感情的事。包括他最近的那些困惑。我很讶异原来遭遇了这么多还可以把心底的负面情绪藏的那么好,也很讶异原来女人到老了就真的变成了那么直白事故的动物。我觉得leo经历了那些事之后成熟了很多,他也说,觉得我在某些方面很懂事。我笑了。

    他告诉我。某些善良的情绪在心底生出来,说明你是一个善良的人。这是好的。但是,在现实里没必要把它们表现出来。毕竟你不是救世主,毕竟你是个独立的个体。你没有必要为了那些毫不相关的人难过。更不存在说。别人过的不好,你就得跟着不好。

    其实他说的对。

    虽然这些道理我都懂的,但是我做不到。

    可是,做不到我也得学着去做。因为。善良的人是可耻的。

    我没有这份义务去做个不辨善恶无头无脑的圣母。这个词,是大家都会讪笑的吧。

    ------------------------------------------------

    设计师这个职业很奇怪。默契很重要。灵感很重要。于是明明知道很多很多的工作就堆在那里。可是我无从下手。敦促自己说要学习,但是又实在是提不起那份心思。所谓的喜欢,在这个时候就变成了再虚不过的东西。我就特别尴尬的杵在那里,进退维谷。

    设计师没有把事情做好的义务,只有把设计做好的权利。这很奇怪,却不矛盾。

    ------------------------------------------------

    老大哥又开始闹腾了。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一个尽头。乔治奥威尔是个哲学家。

    于是我决心买《小闲事》来看。既然不见了投枪,革命未果,那么在恋爱中说说“夜为害马剪去鬃毛”这样的怡情小句子总还是可以的吧。

    分享到: